深入行摄大丹霞middot东游记2

发布时间:2021-12-21 14:46:33   点击数:
白癜风治疗要花多少钱 http://m.39.net/pf/a_4630319.html

Ⅰ时间:公元年10月1日至5日

Ⅱ地点:大丹霞

Ⅲ线路:仁化县城-董塘镇大园村-五台山-五仙岩-西竺岩-长埔顶-白泥坌-上洞村-观音山顶-猴子寨-牛鼻村-石乌缸-庙仔坑-黄沙坑-翔龙湖-长老峰-仁化县城

Ⅳ人物:珠比特、大明、游牧人、笨牛、白开水、棒棒冰、如歌、师姐、小黄牛、曦厝、曦厝女友、北极星

Ⅴ正文:

深入行摄大丹霞

文/大明

10月5日下午,在仁化车站告别珠比特和北极星,回到酒店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本来想吃完西瓜再睡,没想到困意如山,一躺下就再也起不来,很快就睡着了。正熟睡间,忽然感觉凉风袭来,耳边雨声如潮:坏了,下雨,帐篷漏水了!一跃而起,习惯性的伸手去拉内帐的拉链……手停在空中,眼前窗明几净,窗外夕阳红艳,空调开得太大,呼呼的吹着冷风,竟是南柯一梦!只有地柜上的背囊、相机包、散落房间各处的发臭的衣物等等,清清楚楚的告诉我,这个梦刚刚真实的发生过,用时五天四夜。

第一节江湖

10月1日,在韶关火车站会合游牧人、笨牛、白开水、棒棒冰,在仁化车站会合珠比特,在大园村的桥头会合如歌、师姐、小黄牛、曦厝、曦厝的女友,最后在财神庙会合北极星后,本次行摄大丹霞的队伍正式组成,领队兼头驴珠比特,尾驴北极星。

整装待发,此处开始登山

小财神庙旁就是登山的台阶,随着珠比特一声吆喝,众人拾阶而上。爬过山头,小路随着山势一转,远处的骆驼峰即遥遥在望。碧蓝的天幕下,一片青绿平缓的山丘上,一排黑红的山峰嶙峋凸起,隐约间确实有点骆驼的形像。听珠比特讲从它的侧面看最像,果然,等我们快到观音堂的时候,一匹昂头跪卧、注目前方的“骆驼”跃然眼前!只是驼首高昂,几乎跟驼峰等高,似乎正肃视着远方滚滚而来的风沙。

骆驼峰

观音堂旁边有一户农家,院子里有一个篱笆架,架下荫凉处正好让我们歇脚。主人阿婆相当热情,寒暄之后,绘声绘色的给我们讲了一件昨天下午发生的异事:西竺岩庙有个新来的和尚要抢该庙主持的位子,挑战老主持,老主持慨然迎战,双方比武争雄,上演“西竺论剑”。结果,可能是因为功力不够,或者因为地形不熟,挑战者身负重伤,败退而去,途经这户人家,从我们来时的路离去。据阿婆说那位“武僧”路过时浑身是血,医院去了。而老主持没有经过这里,情况不明。艾玛!西竺岩正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之一,我们今晚的宿营地就是西竺岩后的长埔顶!难道兄弟我离开都市的第一天就卷入一段真正的江湖恩怨?真是太...太...太他妈的……刺激了!

卸下背包,轻装上阵

告别阿婆再次启程,朝五仙岩进发。途经五台山时,珠比特说上面有一个险要的山寨,要大家放下背包由老北看管,其他人轻装上山。这是我们这次行程的第一个山寨,险要!上山和下山的最险要处都修有寨门,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点也不夸张。大家在山上发现了两个平顶的石台,都说这是五台山名字的由来,可我怎么也找不到另外的“三台”。五台山是观察姐妹岩的最佳位置,我端详了好久,觉得这对姐妹只有一个胸部凸起,另一个是平的,且稍微靠后,别具一种深沉的味道,所以我觉得应该更像一对恋人,在这幽山深谷里“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呵呵,兄弟我知道这首《四张机》完全是因为《射雕英雄传》,呵呵,江湖儿女一箩筐啊。据说一共是“九”张机,金庸先生在自己的江湖里只引入了这段《四张机》。

五台山顶

山高人为峰...五台山顶

五台山的行程之后即是五仙岩。

五仙岩,老北的寻梦之地。上有巨石挡风雨,下有平地扎帐篷,又可以远眺巴寨......还有清水教的信徒们提供的水源和咸菜。是驴子的天堂,户外爱好者的福地!说到清水教,老北说他们不食油荤,是彻底的素食主义者。我是第一次听说,不知道是佛教旁支还是“明教”遗留。

五仙岩

从五仙岩的另一侧寨门下山,虽然有完整的石阶,但是开凿在巨大丹霞石壁上的小路着实令人眼晕。在山下找到看着行李的老北,大家各自背上自己的背包,朝下一个目标前进!经过昨夜刀光剑影的西竺岩上,方丈,你还好吗?呵呵。

五仙岩下山,悬崖上的石阶

在攀登西竺岩的路上,有一段是开凿在几乎垂直的石壁上的弯曲小台阶,小的容不下一整只登山鞋。脚掌踩在上面承重,脚后跟几乎是凌空。爬了没两米高我就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刚要说话,后面传来老黄牛(如歌)的声音:“谁走在我儿子后面,注意啊,他要掉下来可得接住了啊”。一抬头,小黄牛的屁股正在我前方不到一米的地方扭动。嘿!我刚要说的话是:走我后面的注意,我要是掉下去的话接住我啊!算了,不说了。爬上石壁没走多远,穿过一片凌乱的灌木丛时,游牧人从地上捡起一条被鲜血浸透已经硬化的毛巾,我们知道:西竺岩不远了!

在五仙岩与西竺岩之间的小山坡休憩

我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就算是这里的老主持胜了昨天的比武,也应该元气大伤了,不会轻易寻衅。谁知到了西竺岩才发现庙门紧锁,庭院悄悄。凌乱的庙院里空无一人。台阶上一个赫人的血手印,院子里血迹斑斑,几根新折断的木棒和树枝散落四周。老北说那就是人家比武时用的武器,并从职业的角度分析了比武过程……得出了结论,胜利者也深受重伤,下山治伤去了。

这下放心了!

西竺岩庙

我们在主持院子里的厨房里补足了从山上接引下来的泉水,再次上路,登上长埔顶宿营。出发前,笨牛和白开水提出要在主持的院子里宿营,被大家集体否决。谁知他们当夜居然纠集游牧人回到主持的水房洗澡。我真替他们捏了把汉,试想,万一受伤的主持日暮夜归,心情本来就不好,再看见自己的禁地被人擅自闯入……那还不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响亮的说一声:“阿弥陀佛,施主请赐招”!

山寨,武林,山村古庙,清水教徒,主持之争,武林比武……行摄丹霞第一天,我们走进江湖。

第二节梦的颜色

长埔顶宿营地,我个人认为是看巴寨的最好位置。距离适中,巴掌峰,茶壶峰,茶杯峰各自独立,巴寨山的纹理清晰可见。更重要的是:那是日出的方向。

长埔顶营地

吃完晚饭,跟珠老师和北极星聊了一会儿,想等月亮出来拍一些照片,可抬头看天,连颗星星也看不到,估计月亮也不会出来了,睡了吧。

晚上十一点拍到的月亮

第二天一早,听珠老师说他们等到了天晴,拍到了月亮,让我后悔了一整天,怎末就没坚持等下去呢。

等待日出

一道金光像一把宝剑射向巴寨

可惜的是,巴寨日出的壮观景象没能看到。云层太厚,火烧云没有出现,随着时间推移,我们逐渐绝望。也许是天上的神仙可怜我们,就在我们收拾东西准备下山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光束像一把金色的宝剑,穿透浓云射向巴寨,光线射出的地方殷红如血,像《魔戒》中索伦的魔眼!仅仅是几分钟,光束和周围的几片亮彩就消失了,金剑抽回,云层关闭,阴云笼罩大地。

还好,那一刻的霞光,给昨晚的梦镶上了一道金边。

第三节风的眼睛

从长埔顶下来,踩着田埂走过一片稻田,再过一条小河就是白泥坌村。村子很小,却很有味道:村头的小池塘,池塘边的老榕树,陈旧却古朴的民居……村里没有商店,大家纷纷把行李放在小街边,补水的补水,拍照的拍照。村里的一些居民纷纷拿出自己家存放的香蕉给我们吃,我想付钱时她们急忙摆手,惶恐如桃花源中人。一种奇怪却非常温馨的感觉,我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这种天然情怀的存在了。

白泥坌村1

白泥坌村2

白泥坌村3

离开白泥坌,中午到达上洞村。到达之前就听珠老师说这个村里有商店,所以满怀希望,谁知到了才发现,店里的商品少的可怜,根本没有矿泉水可买,只有啤酒和雪碧,嗨!管不了那末多了,啤酒、雪碧、花生,甚至连果冻我都买了,然后是一阵猛喝。从珠老师那收到一个好消息:这家店的主人可以给我们坐顿午饭,有鸡,有他家自产的蔬菜,还有一只野生的竹鼠下菜!这是主人在竹林里设陷阱抓来的,喜从天降啊。

到达上洞村

头驴和尾驴都没走过上观音山的路,所以请了向导带路。谁知这个向导出手就不俗,带我们走了一条“香格里拉”大道!这条路在雨天应该是条漂亮的瀑布,水位下降后露出的河床成为“路”,一路向上攀爬,石壁上接二连三的出现奇形怪状的水池,这些水池就是我们今天最后的补水地点。“香格里拉”大道虽然坡度很大,不过石面粗糙,摩擦很大,登山鞋完全可以应付。很快,周围就响起一片按快门的声音。

“香格里拉大道”

上到山顶宿营的地方,众人一起心花怒放,齐声欢呼,这个地方太棒了!山顶草丛和山崖之间的一块石台宽约三米,平整光滑,都可以在上面跳舞了。山下不远处就是观音石,再往远处看,锦江像一条玉带穿梭在群山之中,在牛鼻村附近绕了一个大圈子,形成了牛鼻半岛(本人命名)。总之,感觉太爽了!

观音山顶风光无限

这时,人称半仙的老北招呼大家赶紧扎帐篷,他说要下雨了。雨说下就下,我的帐篷刚草草扎完雨势就大了,目光所及的丹霞山全部淹没在雨幕中。这种机会怎能错过,我赶紧披上雨衣,脱掉登山鞋,钻出帐篷,看到石台上珠老师和老北已经在指点江山了,老北还不停的上窜下跳,手舞足蹈,茅山道士做法般在悬崖边如履平地,珠老师在这样的寒风冷雨里居然赤裸上身。不一会儿,笨牛也批着雨衣出来了,可没几分钟又被冻回去了。这时的雨被风裹挟着时疾时缓,忽东忽西,山下的观音石还影影绰绰有个影子,其他的什末也看不到了。这时的天和地是同一个颜色,同一个形状,被丹霞的风任意剪裁!

还好,这场风雨也带来了希望:明早的云海日出!

凌晨五点,匆匆起床,天还灰蒙蒙的,山下的观音岩黑魅魅的,更像是刚刚浮出海面的“哥斯拉”。过了一会儿,光线变亮,远处的群山在云海中隐隐可见,风很大,不断的吹送大片的云雾包围我们所在的山头,湿淋淋的云团升腾翻滚,变幻莫测。这种天气让我们看到日出的可能降到接近零,仅剩下一点侥幸的希望。

观音山顶,坐看云起

听到珠老师在喊,循声溜下平台,穿过一片灌木丛,发现还有一个较小的石台,对着另一个方向。朱老师说对面的山像一只俯卧的老虎,所以叫老虎梗。在老虎梗的山腰处,有一片林立的石柱,其中一根相当扎眼,因为这根石柱往外倾斜着长出来,跟山体形成一个角度。珠老师说那根石柱还没有名字,谁要是能给它起个响亮的名字被大家认可,谁就也可以跟着出名了。于是大家纷纷发言,忽然听到不知哪位仁兄说了句:“老虎鞭”,大家顿时沉默,太贴切了。

观音山顶,坐看云起

正在大家聊天拍照的时候,忽然听到老北叫:“老鹰,快拍啊”。一扭头,我也看到了,因为我们站在山顶,那只鹰从我们的脚下飞过,穿过几层薄云向远处飞去。等我在长焦镜头里找到它时已经变成了一个黑点。正在郁闷,却发现那它一扭头又飞回来了。身边顿时响起一片按快门的声音。很快,它从我们左侧飞向了山后,我几乎听到了翅膀划过风的声音。翻看了一下照片,嗯,不错。正在跟老北交流,身后响起老黄牛同志的声音:哈哈,它又来了啊,快拍啊。抬头一看,那只鹰竟然不再飞走,而是在我们头顶上盘旋,好像是舍不得离开,又像是在窥伺我们。古老的传说中有一种说法:鹰是神的使者,神通过鹰的眼睛观察人间。那么这只鹰的背后会是那位神仙的眼睛呢?在这里,能拨云弄雾、无所不在的,恐怕就只有涤荡群山的风了!莫非,它是风的眼睛?呵呵。

第四节猴子寨:心脏跳动的声音

猴子寨是老黄牛同志谈论最多的地方,那是他曾经差点摔断肋骨的伤心之地。

又可以把背包放下轻装爬山了,这次看包的是曦厝。刚开始爬就发现这个地方带刺的草木比别的地方多很多,而且看不出哪里是路,只能跟领队走,他走哪哪就是路。爬过几块奇特的大石头,快到寨门的时候,在一块垂直倚靠在人工寨墙上的巨石前,队伍停了下来,要抓着树藤攀爬那块危险的石头了。一个接一个,还好,大家都安全通过。我以为难关过了,谁知走了没多远发现前面没有任何路可以通过了,只有一块平展的大石头夹在石缝里,我以为目的地到了,可上面只有老北和游牧人,其他人去哪里了?往左边一看,发现珠老师站在一块竖直的粗糙石头上,直到游牧人从那块石头上一点一点的爬了过去我才相信:我要通过那里。竭尽平生之力,平复一下跳动的心脏,尽量装出镇定的样子,慢慢挪动双脚,一只手牢牢抵住身后的石壁,在另一只手抓住石棱之前决不放手,终于,全身都挪到了安全地带,一步跨到平地。上天为证,站直身子的那一刻,我真的听到了我的心脏从高高的地方“咚”的一声落回胸腔的声音!

心跳的声音

钻过一个洞口,看到其它队员正在一块裸露的石头上休息、拍照。走过去往下一看,头“嗡”的晕了一下,立刻蹲了下去。经常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我从来都没觉得会对高度这末敏感,当发现脚下不再是熟悉的东西,而是四面凌空的丹霞石柱的时候,耳朵里就只剩下自己心跳的声音了。忽然想起在下虎跳骑马上山坡的时候,那位牵马人说的话:别看脚下,只管欣赏周围的美景,就不害怕了。于是抬头四望,前方的观音石近在咫尺,右侧是猴子岩,我们所在的位置是猴子的左肩。我的心跳刚刚平复了一点,从后面赶上来的珠比特和北极星就一前一后,从我头晕的地方溜了下去,靠!那可是垂直的!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头“嗡”的又晕了,赶紧举目四望,不去理那两个半仙了。

第五节逍遥牛鼻村

从猴子寨下来,开始在丘陵地带的灌木中起伏穿越,终于在下午两点钟左右抵达牛鼻村。就是我们在观音山上看到的牛鼻半岛上的村子,也是珠比特的老家。牛鼻村是我们的第三个宿营点。我和笨牛第一批到达,看到村头的小桥边居然有块写着农家乐的牌子,牌子上还有一个牛头标志,我总觉得很眼熟,对了,那不是乔丹的公牛队队标吗?笨牛说多了一个鼻环,我想:加了点中国特色。

黄昏的时候,我们到村了

过了桥就是牛鼻村,农家乐就坐落在村边的竹林里。我二话没说就冲进了屋子,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买水,买冰凉的水。只有啤酒、雪碧和大瓶装的健力宝,管不了那末多了,拿过一瓶啤酒,咚咚几口就喝光了,又拿过雪碧咕嘟咕嘟灌了一饱,这时的感觉就一个字:爽!

休息的时候,跟主人预订了晚餐及扎营事宜,告别了提前下撤的曦厝和他女友,开始各自活动。看到大家排队在主人的浴室洗澡,笨牛喊我去路边的小瀑布洗澡,真是个爽办法!我立刻拿了毛巾、洗发水、换洗衣物跟他出发了。这个瀑布是我们在来时的路上发现的,瀑布下是一个小水潭,飞瀑哗哗流淌。水池的水很清,泼在身上很爽,等我走到瀑布下时,爽翻了。

扎营地:金牛农庄

洗完澡回到农家乐,刚坐在麻将桌旁,老北又拎来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又灌下去大半瓶。头开始晕晕的,但还是爽。招呼人来打麻将,老北、师姐、笨牛,连武汉人棒棒冰也来了,好,开打。几圈下来,我发现除了师姐胡了两把,其他都是老北胡了,牛人就是牛人,怪不得小黄牛的口头禅是:我怕谁啊,我老大是老北!

夜幕降临,6点钟准时开饭。在过去的三天里,除了在上洞村来了一顿“竹鼠大餐”外,我都是泡面加肉干搞定的,现在有酒有菜,那还不大块朵颐。随着饭越来越饱,酒也越来越高,席间珠老师回家,小黄牛睡觉,笨牛逃席,师姐、白开水撤退,剩下的人越喝越爽,越喝越大声,越喝越肆无忌弹,越喝越放浪形骸…..只记得老北跟我握了无数次手,为什末握手不记得了,只记得喝一杯握一次喝一杯握一次,只记得我被冠名:北极星二号。如歌说老北是韶关铁驴帮帮主,嗯!那我不就是铁驴帮的二当家!来再一杯!后来,棒棒冰喝倒了,钻进了帐篷,后来又爬出来,陪我去找小便不回的游牧人,游牧人说自己要去竹林里小号,可去了好久也不回来,等我们打着手电筒找到他时,他正在竹林里转圈圈。原来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记得,竹林就是农家乐的后院。再后来打赌,谁输了喝三杯,老北和游牧人喝了,但是我好像记得并不是他们输了。再再后来我去嘘嘘时发现主人家的几条狗都被我们吵得跑到了院子外的路边去睡觉了……

我突然想到自从大学毕业后,这种不用伪装、无需防范的酒局变得很少了。

第二天一早,送走了师姐,老北喊大家起床,去另一个角度拍观音石。从那个角度,观音石是一个正迎风破浪的船帆的样子,所以又叫“一帆风顺”。但是除了我和笨牛整装待发之外,无人应答,估计是宿酒未醒。我们三人按着珠老师的指示:过桥沿河走,走啊走啊,走到了一个小渡口,已经是路的尽头了,东方的浓云也没有散去。一帆风顺的日出是拍不到了。我到无所谓,因为我觉得昨天傍晚,暮云夕阳下的观音石默坐江上,如含亘古佛意,极具神韵,那一刻的视觉观感极具冲击力,似乎让大脑的需求一下子就够了似的。

山水牛鼻湾

渡口是在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子,江边散落着几条小船。老北伐竹为浆,我,我们三个人又玩了一次木船竹浆渡锦江。这段锦江很美,炊烟和薄雾弥漫在水上,让我想起了晨雾中的漓江。

上岸后,横穿牛鼻村,回到住处整装待发。

第六节夜宿黄沙坑

从牛鼻村出发的时间比计划晚了不少,所以领队珠比特有点快马加鞭的意思。在经过他表亲家的时候还借了机动船赶了一段路。但是,这一天的路实在难走,尤其是到达黄沙坑前的那段山谷穿越。也许是因为水源充足,这里的草木藤蔓长的异常疯狂,堵在路上,很难钻过,更何况我们每人背一个大包。领队珠比特不停的用登山杖抽打开路,后来笨牛上去了,棒棒冰上去了,但是队伍还是很缓慢,而且拉得长长的……到达黄沙坑的时候,大家一致决定,不走了。一是天色已晚,二是太累了,开路的几位都已经筋疲力竭了,三是这里的宿营条件太好了,平坦的草地,干净的溪水……

黄沙坑之夜

是夜,晚餐,篝火,围坐聊天,喝汤,看星星……今晚是这个队伍在一起宿营的最后一个晚上,也许正因为如此,上天终于开眼,夜空中晴朗的没有一丝云,满天的星星如钻石般晶莹剔透,白亮的银河横跨天幕,象是在静静的俯视着这片山谷。

第七节追风小硬汉

小黄牛,男,九岁,真名不详,体重不详(应属超重),这个队伍里唯一的未成年人。全程独立完成了这次旅程,我们走多少,他就走多少,我们没遇上的倒霉事他遇上了:观音山顶被蜜蜂蜇了一下。可这个小硬汉哼哼了两嗓子就没事了。

小黄牛的表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他在这个队伍的位置在二驴、三驴、四驴的位置变化,却没有因为他拖慢这个队伍。最后一天,当他脱掉他那一身让我们这些一身专业装备的“驴”们汗颜的篮球服,换上长衣长裤后,就像是志愿军换上了美式装备一样变得锐不可挡,所到之处如旋风刮过,草木低头,藤萝让路,二驴的位置牢牢控制在脚下。

小黄牛,行摄大丹霞队伍里的追风少年,丹霞部落的希望之星,铁驴帮帮主的未来接班人,驴友行列里的铁血小硬汉……

第八节翔龙湖畔

第五天的路多是竹林小径,不仅没难度,稀疏的竹林透过的光束是极佳的拍摄背景。这段时间我的相机以拍DV为主。大约11点左右,我们抵达丹霞山景区里的翔龙湖,一边喜悦一边失落。

众人到齐后,在“游人止步”的牌子前合影留念,然后各奔东西。游牧人和笨牛进景区,棒棒冰和白开水跟如歌父子取火车票,珠老师和老北回仁化,我入住景区门口的酒店等我的朋友。(全程完)

后记

回到广州的人群中,不停的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你们这样去受罪到底是为了什末?不就是走路吗,有什么意义?我总是用一些简单的话去答复:玩呗…兴趣…...

其实,每当此时,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在美国东西海岸之间奔跑的阿甘。

还记得人们问阿甘为什么而奔跑时,他是怎末回答的吗?

“Idon’tknow.Ijustwanttorun”

(相片/珠比特、大明等)

丹山有路勤为径

霞海无涯苦作舟

——丹霞部落

WWW.DANXIA.ORG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mylinedu.com/dshc/14075.html
------分隔线----------------------------